首页 > 宠物 >

母狗灌肠类小说-谁有小说(我做母狗的经历)全集

2020-10-23 05:12:37

谁有小说(我做母狗的经历)全集

那是将人变成狗的过程,还是不看的好!很惨的哦。你看看最后结果吧:

但是博士最後说,要是现在就把这些细胞杀死,那你也就彻底失去了记忆,你将不再知道自己过去的一切。也就是说你将不知道你是由人变过来的,那时侯,你就是一条真的狗了!

听完了这些,我简直发狂了,老天连一点点记忆都不给我留下了!

可是有什麼办法啊!活著,哪怕就是象我现在这样变成母狗活著也笔死了强啊!

我同意了!

梁叔他们於是给了我一台电脑,并且给我安排了一间很好的房子,让我住在裏面,把我的生平写下来。

於是我就开始用我毛茸茸的狗爪子敲打键盤,开始了我过去的回忆。

龟田川一郎博士夫妇说明天是我最後的期限,越过了明天,他们就没有办法了。

决定明天给我做脑细胞坏死手术,龟田川一郎博士夫妇说手术非常简单,就是在我脖子的大动脉上穿进去一根细管,穿到要进行坏死的细胞那裏,然後推进去一些特殊的药物就完成了!

今天我在这裏把我的经过写完,等明天我从手术台上下来以後,我就再也没有了人的记忆,也将再也不认识字了,成了一条彻底的母狗了。

求暗黑类的小说,最好介绍详细些。谢谢!

《[盗墓笔记]假面》作者:薄暮冰轮(完结)TXT***0

文案

你黑暗的独占欲之下,我只能伪装无辜。

因为爱你,所以不择手段一一铲除我们之间的阻碍。

即便是手上沾满鲜血,即便是明知道终有一天我会被钉死在罪孽的十字架之上,我还是会微笑着爱你。

我将戴着我无辜的假面继续我们的牵绊……

起灵,我爱你。

PS:黑暗系;十八禁;不喜慎

《黑***望》作者:可可松饼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强攻强受/正剧

关键字:高远  秦颂  调 教

高远正***着身体面无表情的站在房间的角落,脚下的猩红地毯不停的挑逗着人暴虐的欲望,比如:如果此时抄起不远处酒柜里的任意一瓶红酒,砸在那个衣冠楚楚正窝在黑色皮质沙发里饮着红酒的人头上会有怎样的快意。

沙发上的人似乎感受到高远的灼热目光,兴味盎然的回头大方的给了高远一个微笑,然后冲他举杯示意。

如果是在一天之前,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一个事业有成的大男人,竟然落到了这个地步。

“啪”水晶高脚杯在高远脑袋不远处碎开,尖锐的碎片划过高远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沙发上的人抬了修长的腿起身走向高远,冰凉的手指在***胸膛上的红珠点了点,惹得敏感的***一阵颤栗,伸出舌头舔了舔高远脸颊上的血痕:“小东西,专心点”温柔细致的语气带着沉沉的压迫感,让高远的呼吸一窒。

“秦颂,你到底想怎样?如果要钱你说话,我就算没有很多,大不了卖了我的公司也会给你,你知道我惹不起你,你要的东西我再不想给也会给你,何必这样”高远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叫秦颂的男人,恨不得此刻能掐着他脖子从这十楼的窗户翻下去,跟他同归于尽。

“嘘,你太吵了!静静的”见高远瞪着眼睛还想反驳,秦颂伸出手指在高远唇上点了点像安抚暴躁的宠物...

《活着就是恶心》

我是迩纯,纯洁的纯,唱歌的,在演艺圈混饭吃,早晨又开始了,与昨天一样,没什么大区别,真恶心——

镜子里的男人是他吗?苍白,没有生气,通体的伤痕累累,但是不能否认,很诱人,这就是一种罪恶,他的罪恶,迩纯的罪恶。

“在想什么?”一双有力的肩膀环住了迩纯,肆意在***的身子上摸着,慧黠的洞视着镜中那张清秀异常的脸上的每个细微的变化,磁性的声音沙哑的问着:“感觉如何?”

“不怎么样,这男人贱得让人作呕。”他麻木的对着镜子冷笑,就好像自己说的是另一个人,这是迩纯的一贯态度,他厌恶自己,这不是没理由的,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走下舞台的他是个什么德行,就算你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糜烂的形容词都用在他身上也不为过。

“哼,知道就好,自己来吧。”淡然的嘲讽着,身后的男人把装饰用的细皮绳递到迩纯手上,对于别人,这或许是个装饰,对于,迩纯,一样是,而且还是个极其燎人的装饰。

“呵……呜……”咬着牙,迩纯笑得凄凉,捧起自己镶了别致银环的分身,这代表了什么也就不用他说了,堕落呗。一绕,两绕,就这样,他将自己的前端紧紧的捆了起来,痛吗?当然,可他没办法,他已经无可救药了,他是个下贱坯子,连被自己触摸顶端都会湿润,真是浪透了。

“真没用,这样能绑得住你那些淫欲吗?”粗鲁的手臂一把将削瘦的躯体搂在怀里,一双手熟练的继续着迩纯的工作,恶意的的在根部扎了三绕,耳畔悦耳的声音再次勾起了他的反感,于是,两颗红李般的小丸无情的被绳子擂得顿时晶莹剔透,扯着那尖端耻辱的银环,这是他送迩纯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呵呵,从此,这个男孩就只是他的性玩具了。得意的问着:“现在感觉怎么样?呵呵。”

“呜……好痛……太紧了……不……”想身手去摸,而箍得降红的尖端被那只恶意的手用力扯住了***上的银环,迩纯知道,他不能反抗,并且他也不想反抗,他的确是淫欲的生物,于是,双手乖乖的背到身后,尽量立直着身体,深呼吸着,他又没有忍住,叫了身后男人的名字:“I.K……啊……”

多***的声音,都说了不让自己爱上他的,而这声音分明是在要求索取,迩纯啊,你真是无可救药。

“少装纯真,没人可怜你这个***,趴下。”I.K的声音显得高高在上,他听不进迩纯的求饶,那不诚实,像迩纯这样的人,根本不需要对他有什么恻隐之心,他就是个发情期的猫,不好好管教,随时随地都开始张着他的腿开花结果。

“可不可以不要……他们已经在怀疑了……呜……”尽管这么说着,迩纯还是乖乖的屈膝趴在了地上,那种像母狗一样的姿势,甚至比那更加的谄媚,用小臂膀垫着下巴伏着,将臀部高高的抬起,他都不忍看自己的狼狈样子,但习惯了,每天早晨这一幕都会上演。不容分说,戏谑的手指已经挺进了他的花蕾,他要怎么做?像个乖孩子,好好的含住,就是这样,尽管那进入的两指正在毫不留情的撑开他娇嫩的甬道……无法忍受,前端涨得要炸开了,感到窒息的唇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更大的东西硬生生的钻了进来,冷冰冰的,那该是一样什么工具,突然被涨满的裂痛把他逼疯了,或者说是一种病态的兴奋让他不能自已:“啊……不要……啊…………求你……不……”

“听听,纯儿啊,你说,你怎么会下贱成这个样子?看来真要好好教育才可以了。”将已经瘫软的贴在地上的迩纯拖了起来,I.K拽过衣架上的粗绳恶狠狠的将分成四股拢在一起的绳辫勒入迩纯陶瓷般的臀瓣内,将刚刚塞入的物体整个没入了那已变得石榴般鲜红的菊蕊内,而此时的迩纯已经昏了过去,看他昨夜他的玩具没有休息不好,不然他应该可以忍耐的。抱起迩纯的动作是轻柔的,但仅此而已。

“恩……不……”昏沉的迩纯胡乱的哼着,I.K的动作并没有因他的虚弱停下来,他的下身被用粗绳捆绑、打结,腰被束得喘不过气,而最难以忍受的,是他的分身,那该算什么?那只是I.K的一个小玩意,根本不是他的器官,捆扎的分身竟被用粗绳硬生生的捆贴在了小腹上,当那个所谓艺术的杰作完成之后,他趴在床上却连呼喊的力气都没了,哭了吗?只有泪在淌。

“真乖,你记住,不要把下面的东西拿出来,我的惩罚你不是没尝过,呵呵。”拍拍迩纯被绑紧的***,白嫩的皮肉被勒出红痕的感觉果然是一种美,这样的一块美肉,又有谁不想吃呢?一把扯高迩纯的头,I.K狠狠的说着:“记住了!别让别人碰你!”

“我……他们……好像看出来了……恩……”迩纯声音是颤抖的,他知道I.K不会给自己丝毫的恩赐,果然,他被像个木偶一样翻来覆去,套上了衣服、裤子……在被揪起的一刻,迩纯笑得惨淡……能想象吗?这就是那个衣冠楚楚的真实的皮相,他厚重的衣服从来就不是为了羞怯,而是掩饰。

迩纯还是站不稳,他是被I.K半推半就的抱出去的,而这一刻,他却觉得幸福,至少,在I.K满意的时候,他会得到一些温暖,这足够了。他不奢求,他爱这个叫I.K的男人,说出来几乎没人信,他自己也不信,但这是真的,并且I.K信。

没有人会了解他们间的情感,但那是爱情,真正的爱是畸形的,这是西方哲学家的观点,也是I.K对他说的,当时他趴在床上哭得像个孩子,只因为I.K说了爱他……满足了,真的。对于他的人生,那又是什么东西,他是个从不绝望的人,因为他根本就不抱任何希望。

“到了……晚一点我来接你。”到最后,他还是心软了,I.K嘲笑着自己摇摇头,迩纯的颤抖与踉跄让他心生怜爱,但,这不被允许表现出来,他的高傲不允许。



我是迩纯,纯洁的纯,唱歌的,在演艺圈混饭吃,早晨又开始了,与昨天一样,没什么大区别,真恶心——

镜子里的男人是他吗?苍白,没有生气,通体的伤痕累累,但是不能否认,很诱人,这就是一种罪恶,他的罪恶,迩纯的罪恶。

“在想什么?”一双有力的肩膀环住了迩纯,肆意在***的身子上摸着,慧黠的洞视着镜中那张清秀异常的脸上的每个细微的变化,磁性的声音沙哑的问着:“感觉如何?”

“不怎么样,这男人贱得让人作呕。”他麻木的对着镜子冷笑,就好像自己说的是另一个人,这是迩纯的一贯态度,他厌恶自己,这不是没理由的,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走下舞台的他是个什么德行,就算你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糜烂的形容词都用在他身上也不为过。

“哼,知道就好,自己来吧。”淡然的嘲讽着,身后的男人把装饰用的细皮绳递到迩纯手上,对于别人,这或许是个装饰,对于,迩纯,一样是,而且还是个极其燎人的装饰。

“呵……呜……”咬着牙,迩纯笑得凄凉,捧起自己镶了别致银环的分身,这代表了什么也就不用他说了,堕落呗。一绕,两绕,就这样,他将自己的前端紧紧的捆了起来,痛吗?当然,可他没办法,他已经无可救药了,他是个下贱坯子,连被自己触摸顶端都会湿润,真是浪透了。

“真没用,这样能绑得住你那些淫欲吗?”粗鲁的手臂一把将削瘦的躯体搂在怀里,一双手熟练的继续着迩纯的工作,恶意的的在根部扎了三绕,耳畔悦耳的声音再次勾起了他的反感,于是,两颗红李般的小丸无情的被绳子擂得顿时晶莹剔透,扯着那尖端耻辱的银环,这是他送迩纯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呵呵,从此,这个男孩就只是他的性玩具了。得意的问着:“现在感觉怎么样?呵呵。”

“呜……好痛……太紧了……不……”想身手去摸,而箍得降红的尖端被那只恶意的手用力扯住了***上的银环,迩纯知道,他不能反抗,并且他也不想反抗,他的确是淫欲的生物,于是,双手乖乖的背到身后,尽量立直着身体,深呼吸着,他又没有忍住,叫了身后男人的名字:“I.K……啊……”

多***的声音,都说了不让自己爱上他的,而这声音分明是在要求索取,迩纯啊,你真是无可救药。

“少装纯真,没人可怜你这个***,趴下。”I.K的声音显得高高在上,他听不进迩纯的求饶,那不诚实,像迩纯这样的人,根本不需要对他有什么恻隐之心,他就是个发情期的猫,不好好管教,随时随地都开始张着他的腿开花结果。

“可不可以不要……他们已经在怀疑了……呜……”尽管这么说着,迩纯还是乖乖的屈膝趴在了地上,那种像母狗一样的姿势,甚至比那更加的谄媚,用小臂膀垫着下巴伏着,将臀部高高的抬起,他都不忍看自己的狼狈样子,但习惯了,每天早晨这一幕都会上演。不容分说,戏谑的手指已经挺进了他的花蕾,他要怎么做?像个乖孩子,好好的含住,就是这样,尽管那进入的两指正在毫不留情的撑开他娇嫩的甬道……无法忍受,前端涨得要炸开了,感到窒息的唇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更大的东西硬生生的钻了进来,冷冰冰的,那该是一样什么工具,突然被涨满的裂痛把他逼疯了,或者说是一种病态的兴奋让他不能自已:“啊……不要……啊…………求你……不……”

“听听,纯儿啊,你说,你怎么会下贱成这个样子?看来真要好好教育才可以了。”将已经瘫软的贴在地上的迩纯拖了起来,I.K拽过衣架上的粗绳恶狠狠的将分成四股拢在一起的绳辫勒入迩纯陶瓷般的臀瓣内,将刚刚塞入的物体整个没入了那已变得石榴般鲜红的菊蕊内,而此时的迩纯已经昏了过去,看他昨夜他的玩具没有休息不好,不然他应该可以忍耐的。抱起迩纯的动作是轻柔的,但仅此而已。

“恩……不……”昏沉的迩纯胡乱的哼着,I.K的动作并没有因他的虚弱停下来,他的下身被用粗绳捆绑、打结,腰被束得喘不过气,而最难以忍受的,是他的分身,那该算什么?那只是I.K的一个小玩意,根本不是他的器官,捆扎的分身竟被用粗绳硬生生的捆贴在了小腹上,当那个所谓艺术的杰作完成之后,他趴在床上却连呼喊的力气都没了,哭了吗?只有泪在淌。

“真乖,你记住,不要把下面的东西拿出来,我的惩罚你不是没尝过,呵呵。”拍拍迩纯被绑紧的***,白嫩的皮肉被勒出红痕的感觉果然是一种美,这样的一块美肉,又有谁不想吃呢?一把扯高迩纯的头,I.K狠狠的说着:“记住了!别让别人碰你!”

“我……他们……好像看出来了……恩……”迩纯声音是颤抖的,他知道I.K不会给自己丝毫的恩赐,果然,他被像个木偶一样翻来覆去,套上了衣服、裤子……在被揪起的一刻,迩纯笑得惨淡……能想象吗?这就是那个衣冠楚楚的真实的皮相,他厚重的衣服从来就不是为了羞怯,而是掩饰。

迩纯还是站不稳,他是被I.K半推半就的抱出去的,而这一刻,他却觉得幸福,至少,在I.K满意的时候,他会得到一些温暖,这足够了。他不奢求,他爱这个叫I.K的男人,说出来几乎没人信,他自己也不信,但这是真的,并且I.K信。

没有人会了解他们间的情感,但那是爱情,真正的爱是畸形的,这是西方哲学家的观点,也是I.K对他说的,当时他趴在床上哭得像个孩子,只因为I.K说了爱他……满足了,真的。对于他的人生,那又是什么东西,他是个从不绝望的人,因为他根本就不抱任何希望。

“到了……晚一点我来接你。”到最后,他还是心软了,I.K嘲笑着自己摇摇头,迩纯的颤抖与踉跄让他心生怜爱,但,这不被允许表现出来,他的高傲不允许。

《淫欲城堡》BY沐希

"嗯......啊!......用力!......好棒......用你的大棒使劲干我!?

肮脏的房间,粗重的喘息,淫欲的味道......所有的一切都透露着腐朽的气息?

在最后一次猛烈地撞击之后,专门看管我们这些低等奴仆的舍监梅希曼完全不顾我的感受,将他那腥臭的体液深深注入我的体内?

隐藏自己的不适,我努力抬起头,发出***般的尖叫?

"啊!............?

虽然施暴者并不在乎像我这样随时供他们玩乐的低贱生物的感受,但如果我表现得兴奋一些会让自己少受点罪?

梅希曼是个***狂,他喜欢在***的最后时刻,就着***的姿势对准对方的头部猛揍,据说那样可以让含着他巨物的***痉挛似的紧紧收缩,滋味妙不可言。一些体弱的奴仆就这样在被***之后生生被他打死,但是在这肮脏的地下,他们的死是那么微不足道,甚至引不起一丝波澜?

好像是因为满意我的配合,梅希曼并没有按照习惯对我报以老拳,而是直接抽出自己的凶器,将自己巨物上残留的***甩在我的脸上、胸上,草草了事?

"要不是今天服侍老爷的名单里有你,真想再狠狠***一回!"一边整理自己的衣物,梅?希曼一边意犹未尽地说,"赶快把自己里外都洗洗干净,尤其是你这个***的***!?

粗鲁用硬皮靴子狠狠地踢了踢我无力合拢的双腿交合处,突然的冲击使留存在体内的***"扑"的一声喷出来,沾在我的臀瓣和大腿根上,顺着臀缝缓缓流到脏得看不到原色的地板上,留下星星点点的白色?

看到如此淫靡的景象,梅希曼大吼一声,巨大的身体重又压回到我的身上?

"你这个妖精,明明长得不够漂亮,却又该死得惹人,你天生就是个让人操的***!?

没有一点前奏,***的***直冲入我的体内,不给半点喘息时间,便又开始了粗野的冲撞?

当我终于赶到老爷的寝室的时候,已经比规定时间晚了半个小时。我心底暗自为自己的命运祈祷?

来到老爷寝室的门口,老爷的贴身侍卫拦住了我例行检查。这种检查并不是查我是否携带危险品,因为在这个城堡中,所有的奴仆都是不允许穿衣服的,要想携带任何物品都会被一览无余?

这次侍卫要检查的是我是否已经将自己里外都清洗干净?

除了要严格清洗身体之外,晚上被指定服侍老爷的人是不能吃晚饭的,怕有任何秽物污染了老爷高贵的身子?

其实这种规定对于我来说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像我这样的低等奴仆是没有资格被老爷临幸的,我们唯一的功用就是在老爷或者老爷的客人面前***,来娱乐老爷和他的客人们。有时为了让老爷或客人们兴奋起来,我们甚至要当中被***或***,更别提鞭打以及其他***方式了?

长长的中指毫不犹疑地从***进入我的肛肠,侍卫熟练地检查着马上要派上用场的道口。一下午的强制性事和空空的肚子,让我几乎提不起腰肢来配合检查,冰凉的手指在被磨得火热淫媚的肠壁上,更是让我余火未消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嗯......啊......"我赶紧咬住嘴唇,将其余的***吞回腹中?

暴虐 by 任雪

1

第一眼看见沃夫的时候,他正在尽力吮吸爱德华的分身,用他灵巧的舌头缠绕舔弄。那根代表男性的性器是我见过最丑陋的,在沃夫因情欲而嫣红的嘴唇中肿胀得黑红,仿如脓血的颜色,我实在想不出不管多么卑贱,那么肮脏的东西怎么可以放进口中。

从我进来,沃夫一直没有看过我一眼,只是专心一意地舔弄着口里的至宝。我仔细地打量完全***的他,汗水打湿的几缕黑色长发覆在额头上,更加显得额头高洁光滑,完美的五官组***一张完美如神祗的面孔,在情欲的洗练下,皮肤泛着异常的潮红,嘴唇因长时间用力变得艳红,整个面部无***诱惑妩媚。低头吮吸令他光滑的颈线暴露出来,向下延伸,直到性感的锁骨。爱德华一定平日对他不好,因为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瘦弱使肩部有些单薄,却更添一分惹人怜爱的神情。颀长的身体跪在地上,光洁的背部完全呈现在我眼前,腰线和长脚呈美丽的S形,雪白的肌肤让我有冲上去咬一口的欲望,现在还不行,他还是爱德华的东西。

突然他转过眼来看了我一眼,眼睛是那种雨过天晴后的碧蓝,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差点让我以为自己看错了,虽然做着比***还低贱事情的,他的神情是虚空的,我竟然没有找到一丝情绪,如空中没有一片白云。

爱德华看到我进来,终于肯挪动一下他五百多磅的身体,示意我坐下。我没有理睬他,一边欣赏跪在他面前的男人,一边想象他是否就是今天的货物。

不知道他是否没有令爱德华满意,爱德华坐起来直接给了他一个耳光,立刻他象牙般的肌肤上留下五个指痕,我皱眉,如果他是我的货物,爱德华这样对他,我会让爱德华得到些教训。爱德华没有注意我的不悦,把分身从他的口中抽出,抓住他的长发把他拖到我的面前,扔到我脚下,我注意到有些肮脏的浑浊汁夜洒在他的脸上,想用手帕帮他拭去,他却一直垂着头。

"杰森,这个就是沃夫,你的货物。"

不想面对爱德华这堆肥肉,我望着脚下的沃夫。

他伏在地上,象一只慵懒的猫,我竟然有一种感觉,他随时都会苏醒过来,伸出锐利的爪子,伤害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是他没有,一直伏在地上,一点抬头的意思也没有。

\"爱德华,你是怎样让他这么听话的?\"

我突然对这个货物的历史产生了兴趣,这是史无前例的,从他雪白的肌肤上我看到鞭痕淡去的痕迹,心中暗暗帮爱德华庆幸,他刚刚又逃过一劫,如果我发现货物破损的话,会让他用性命来抵偿。

爱德华似乎感觉到我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满身的肥肉闪过一阵颤栗,期期艾艾地答我:\"我--\"

我不期待他的答案,我有自己的方式让奴隶听话,抬头看着爱德华的眼睛,看到他的眼中溢出越来越多的恐惧,心中升起一抹快意。我喜欢看到别人对我的惧怕,喜欢看到他们在我面前哀哭、颤抖,现在还不是时候,爱德华毕竟是美国西海岸黑道的教父,还有一些利用价值。

我蹲下来,伸手捋起沃夫的脸,他的眼睑低垂,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长长的睫毛,男人怎么会透露出这种比女人还要诱人的娇艳,如一朵正在盛放的蔷薇。爱德华帮我抓着他的头发一把扯起,我还蹲在那里,他的分身正对我的眼睛。他的美令人不能乎视的存在,连我刚才还觉得丑陋的性器都是美丽的,那里被一只小小的白金还套着,应该带给他许多痛苦吧。被下了不少的媚药,因为那只环,那里还是小小的,没有竖起来的意思,只有顶端溢出极少量透明的液体,在灯光下晶莹如星光。

我伸出手,轻轻地抚摸揉弄,柔软玲珑的感觉令人爱不释手,那个比猪还蠢的爱德华打断我的享受,令我有些生气,但是他的话说完后,我决定不仅放过他,不要奖赏他。

\"这件货物好吧,别看他现在这么听话,原来是SHADOW的老大呢。\"

\"哦?是他?\"

我以前见过他的背影,是在一场杯光灯影交错的上流社会的酒会上,他如一只豹灵敏地瞬间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没想到他怎么会在这里,变成乖巧听话的***。

我已经站直身子,一只手捏住他的脖子,对他宣示我的所有权。

\"沃夫\",我皱了皱眉,他与其是一只狼,不如说象一只豹,\"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人。\"

我想从他的眼里找到一些可以令我喜悦的东西,可是令我失望了,他既没有惊恐无措,也没有担心失望,甚至没有求宠的媚惑,他的眼就如一片湛蓝的天空,就那么透明的蓝着,容不下任何其它的东西,即没有光华,也没有情绪。

我示意爱德华出去,这次他聪明的领会了我的意思,出去时还帮我小心地关上门。

房间里没有其它东西,只有爱德华刚才坐的躺椅和一张床。

床上铺着黑色的中国绸缎,泛着滟滟的光泽。

我抓着沃夫的脖子把他扔到床上,他已经被我掐得快要晕过去,突然间得到大量的空气,剧烈地喘息起来。黑色的幕布上他就象一块白玉贡品,令我联想到上次得到的一支玉白如意,传说中是中国皇宫里的东西,少有的几件我喜欢的东西,我突然想看到那支如意插在他体内的样子,一定会很美吧。

喘息完,他躺在那里,如死去一般一动不动。

我拨了个电话,几个精壮的男人和一个医生走了进来,我这时才坐下,看着他们把他完全打开,四手分别拉开他的手脚,他大字型开放的状态呈现在大家面前,医生从箱子里拿出一些闪耀银色光芒的器械,一一检查他的身体,从头发、牙齿到皮肤、***......

我看在对面象观众一样审视着他,检查完医生朝点点头,表示一切合格,才有一个男人出去,带着一几个人抬了一个透明的水晶制成的盒子进来,他们把沃夫放进盒子里,在身上的所有的洞口插上各种各样的管子,看到躺在水晶箱子里的沃夫,他真可爱,象一个中国瓷娃娃,我忍不住上前抚摸他的面颊后才命令手下合上箱盖。他一直没有任何反抗和动作的任别人操作这一切。

我走到医生的面前,露出浅浅的微笑,史蒂文是我唯一信任的人,对他说:\"我们回家。\"

2

水晶箱打开的时候,他正在抽搐和痉挛。

面色青紫,全身尽力蜷缩和抖动,手脚被箱子里的皮带束缚住,已经挣扎到脱力,原本明亮的双眼半开半合,隔一断时间全身大力地抽搐一下。

\"史蒂文,过来看看,他怎么了。\"

保安主管奎恩把我叫过来。杰森在我身后,冷笑地问:\"他会不会死?\"

杰森的话令我惊讶。

我走过去看着他,奎恩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把一个口箝放进他的口里,四个年青人用力抓住他的手脚,其实他的情况看上去就很清楚,明显的幽闭恐惧症症状,他肯定有过一段非常恐怖的囚禁遭遇,不过在杰森面前我还是非常小心地检查,然后将他的情况对杰林解释清楚。

杰森点了点头,走了出去,他应该也查觉到自己过分的关心。

有《纠缠不清》,《地狱之虐》 ,***的文,annon的文。。。

家110 Copyright © 2020

本站所有信息整理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力,请联系我们删除([email protected])。